您的位置:首页 > 文学作品

文章详情
走出方寸天地 心随时代共振——读赵剑平《遵义现代新城崛起纪实》的随感
2017-02-15  来源:微新蒲  作者:  文学作品

    办公桌上摆着一本《遵义文艺》(2016年第五期),家里枕边放着一本《人民文学》(2016年第十二期),断断续续地读,星星零零地想,今天终于把剑平兄的新作《与大地垂直的抒写——遵义现代新城崛起纪实》读完了。一边读,一边有许多碎片式的随感、领悟,不吐不快,不言难休。

 

    作为一个媒体人,每每读到剑平兄或组织策划、或亲手操刀的纪实类报告文本,诸如《巴拿马诱惑》《大鹏一日同风起》《大风起兮》等,本人总有一种烈烈的震颤袭上心头。黔北三万多平方公里的热土上,新型工业在化、现代农业在化、新型城镇在化、人文情怀在化,大扶贫在行动、大数据在行动、大生态在行动、大旅游在行动、大健康在行动……就在这眼目下、周遭里,真的不乏生动的故事、不乏史诗般的实践。而剑平兄却总能走出浩瀚书斋、跳出方寸天地,站在高处、扎进现场、潜入人心,不时捧献出一坛坛与时代同频、与现实共振的酱味醇厚上等“佳酿”来。而我们这些所谓的“时代风云的记录者、社会进步的推动者”,却往往缺乏讲好故事的能力,少了创作史诗的雄心,任尔东西南北风,依然局促在那一亩三分地里,屁颠屁颠地跟在潮流之末、实践之尾,仍惺忪然地唱着“四季歌”、放着“马后炮”而不自省自知。相形见绌,作为本土媒体人的你我,还有啥理由不羞愧、不脸红呢?

    新蒲新区,距我们的办公楼直线距离不足五公里。短短五年,从它挂牌成立至今,一座现代新城在一片自然山水间神奇崛起。期间,这里究竟发生了多少故事,蕴含了多少艰辛,凝结了多少心血,潜藏着多少哲理、人文、新知……市民想知道,外界欲探究,现实待关照,历史需实录。然而,至今大手笔切入的,却不是本土新闻人的笔触和镜头,而是一个“新乡土”作家的如椽巨笔。

    2015119日,由《光明日报》出版社出版、贵州省作家协会副主席、遵义市文联主席赵剑平主编的大型纪实文学作品集《大风起兮——遵义新蒲新城崛起纪实》首发仪式在新蒲新区举行。时隔一年,剑平兄自己操刀的报告文学《与大地垂直的抒写——遵义现代新城崛起纪实》,又相继在《遵义文艺》《人民文学》上刊出。

    剑平兄的这部新作,没有只见树木,不见森林;没有只见林立的楼宇,不见楼宇里生活的人群;他不只是采集各种资料数据,而不去透析资料数据背后的活性元素;他没有只听当事人噼噼啪啪说了些啥,而不去辨析话里潜藏的情感因子。全篇从遵义千余年的城建史娓娓道来,既解密了新区探路者兢兢求善的规划布局、顶层设计,又道明了“城市学新加坡、农村学瑞士”如此孜孜求美的城建新理念;既直击了城市拓展中征地拆迁的世界性难题,又兀兀求真了新区独创“六三一” “五个一”破解这一难题的新创举……静水深流的文字里,訇訇勃发的是作家自身厚积的开放胸襟、宏大格局、高瞻视野、智慧手笔。相形之下,为何这些身边事人人眼中有,而你我却个个笔下无呢?说白了,原来是你我自己缺乏了“见人所未见,发人所未发”的发现力和表现力,缺乏了非一日之功的俯瞰能力、洞见能力、敏锐能力、思辨能力、结构能力、叙事能力。

    “中国不乏生动的故事,关键要有讲好故事的能力;中国不乏史诗般的实践,关键要有创作史诗的雄心。”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、中国作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式上如此振聋发聩地说。

    如果说新型工业化、现代农业化、新型城镇化皆在中国大地上演绎着生动故事,那么,眼下正在如火如荼推进中的“向贫困宣战,全面建成小康社会”,便是中国共产党向世界郑重发出的一项“中国史诗般实践”的宣言书。

    大扶贫是贵州输不起的攻坚战。“尽非常之责、用非常之策、举非常之力、创非常之绩,向贫穷亮剑,向贫困宣战,确保我市到2018年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!”20151210日,省委常委、市委书记王晓光在全市大扶贫战略行动推进大会上向全市800多万人民作出庄严承诺。

    自觉做党的政策主张的传播者、做时代风云的记录者、做社会进步的推动者、做公平正义的守望者——这是我们宣传意识形态领域所有主流媒体人、文艺、理论工作者应有的职责使命和责任担当。

    见证、记录“摆脱贫困”这一发生在眼前、身边的大战略、大事件,这是历史赋予的使命、责任和际遇。作为本土的主流媒体人、文艺工作者,应该以岁不我与的紧迫感沉到大扶贫主战场的现场去,用心用情、用笔用镜头,或运用大型纪实报告形式,或采取电影电视的手段,对准《向贫困宣战——“十三五”脱贫攻坚的“遵义答案”》这一重大文化命题,抢抓时机,调动全景、深刻、生动、精准、现场、真人真事、全媒体等各种采编、表达、传播手段渠道,天线地线一并贯通,上情下情一起吃透,使出全力、不留遗憾地去记录、纪实、再现这项史无前例、史诗般的大战略、大事件。

    这项重大文化命题的内容构思及架构脉络,或可拟定为:一是在全市的东、中、西、北四个区域中,各选取一个最具典型性、标本性、人文观照价值的贫困镇、贫困村、贫困寨、贫困家庭、贫困人,作为“十三五”遵义大扶贫战略行动中,全景域、全天候跟踪、观察、体验、监测、记录、探究的“活标本”;二是按照“扶持谁”“谁来扶”“怎么扶”的思路逻辑,分别从实施“五个一批”工程切入,并选取一个或一组“典型”“样板”,作全景域、全天候跟踪、观察、记录;三是以“故事思维”为先,用脚采访,用笔还原,力避抽象概述、诘屈概念,人物集中、故事集中;取材要聚焦,落笔要具体,以事实说话。

    剑平兄作为一名成熟的作家,几十年来一直执著于乡土,始终坚持着地地道道的黔北乡土表达,情有独钟地在这片土地上打滚儿,把那些喜洋洋的乡风乡俗滚在身上,把那些形象生动的山歌俚语记在心上,把那些淳厚绵密的人情世故消化在血液里(作家陈建功语)。笔者相信,他的思考和笔触,或许已经伸向大扶贫这个“中国史诗般实践”大事件之中,一部更为宏阔的“胸中有大义、心里有人民、肩头有责任、笔下有乾坤”的巨制鸿篇,不期就会呈现在你我的眼前。笔者更加期待,我们黔北的主流新闻人、文艺、理论工作者,一定会用“洪荒之力”来整合所有传媒、文艺资源,一定能够自觉担当和实现经典记录、再现这个“史诗般”大事件的重大职责使命!